荒诞的指头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
永远夏天,永远孤独
水果永远熟透,阿洛伊修斯永远好脾气」
谢谢您的阅览
希望不会带来太多不适…
 

🎶“就算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我也希望自己是特别的”🎶

omg这wish I was special的纯情丧气…我滴心……宝们要好好的!一直一直相处下去吧😢😇😢😇😢

…是瞎玩的板绘!虽然只是把手绘过程在板子上完成(土下座

哇真想会画画……我画得爆炸幼稚了……

背景和网点都是软件内提供下载的素材^q^

 
另外有一个偶然发现:(不连这篇)我的lofter近来连续十条都分别提到了某种颜色……!

……神秘!

花花绿绿猫猫世界😇

是阳光和紫阳花、雨水和没有对好焦的紫阳花、绿种房子(鸡婆解释:想到了《绿毛水怪》😭),加上咱们大哥颗粒猫!

绿色也是梦幻颜色!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想要念“客舍青青柳色新”。春、长安,厚重的清新。哎呀是绿色的朝雨、绿色的离别啊。

前两天看见的桃子色晚霞

看到之后没一会撞到了一棵桃树……感觉这一撞逼走了身上附着的邪祟(我在扯淡),我突然变得很高兴。

不疼,很高兴,就算很疼也会很高兴的那种高兴……我想这一切都因为我很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漂亮的你,前天是游泳池,昨天是蓝色,今天是桃子!

🍑!

       存档~献给卖蠢君的花束。

       非常不体面地用滤镜duang了一通,实际上是比较难看的红配绿。花是石竹,瓣子很像那种小时候用卷笔刀削出来的铅笔花。

       XD还获取了豆知识:香石竹又叫康乃馨。

       又写完了一个本儿^q^

       去年的春限粉云+新一本MD book,其实是五月头写完的,我给忙忘了……

       上一本小绿是去年的五月底写完,连头连尾十一个月。这一本历时差不多,但中间有三个月的全空白,所以完成时间可以算是八个月。

       综上易得:大学再忙比高三还是好些。

       ……但没出息地讲,我仍然不喜欢上大学!

       新的一本已经开始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月了,本皮是浓丽的18年笹尾光彦老师合作款,芯这回换了巴川纸,差不多的厚度页数却翻了两倍还多——可有得写啦!小小希望是能在明年的夏天为漂亮的红色的它拍这样的照片。

       仍然是自己的胡乱记录和一些抄写,写字真快活,只可惜写字的本领似乎完全没有进益……P2可证我在爬格子方面确实仍是一位行距派。

       P3是比较罕有的一种,拍下来纪念一下,显出我没有总韶的样子。

       P4是最后一页!旧手机壳的边缘已经用黄了,再不换怪恶心的……只是舍不得丢T T!那是我超级喜欢的一张锤太太的图,就干脆把上面的图案剪贴了一下,这下它一直留在小粉绿里啦。

       很多心情还是一样的,比如,见到它我可真开心。小粉绿,加缪浓度特高!我在阳光下重读这个傻本,死不丢手,读得头昏脑胀,直到所有颜色的字都变绿。我想我拥有着它,却仍不满足许许多多!太多事象我还没有见过,我不会有满意的时候,可是这多好啊,“理所应当的奇迹,贪婪地张大嘴吞噬,即使如此,也未能满足”,洋次郎正这么唱着。

 

       顺便今天,我非常开心!那种“不满足”的情感让我又高兴,又伤心,但是好温暖。太多值得爱的东西了——我找回了一点点完成小绿那会子的感觉,太多值得爱的东西了!还有人!比如——长得好看的人,长得好看而歌声婉转的人,长得好看而心思细巧的人……并列连词,没什么复杂,后面换上一切好品质,我保证都不坏,我包管值得爱!

       大家对我实施揭穿——我是一个坏蛋颜狗。我追到一位星,哇我不知道怎么不真情实感地追星!喜欢真叫人激动又心碎,手指抚过脑皮,嗡嗡嗡,我知道它在爱呢。我勒着难看的裤腰带,穿着大肥裤子,像一个男的,非常快地走路,脸上不由自主挂起傻笑,颧骨升上天灵盖。我蹦到路牙子上又蹦下来,这种时候我不怎么在乎我是不是奇怪。

       我跳到宿舍楼下,摸起夹竹桃花。请相信我!又滑又软,上瘾。旁边还有紫阳花,花期好长,雨也打不掉,真高兴。我观察它,看那些毛细血管样的粉色和蓝色是如何交错成紫色,又怎么在四瓣的花上嘈嘈地混出温柔的歌。

       我呜呜呜呜,我雀跃!

意思意思摸了一个美少女萱!
蓝绿色小马说往左走(๑´▿`๑)♫•*¨*•.¸¸♪✧

《石钟乳之夜》

       湖区卑湿,夜来露重,海洋生物游走树林草稞之间,苦不堪言。

       夏蚊成雷,有声必有势,追阿龟追成团团小旋风。蝙蝠深深浅浅跌着飞,却不是下来吃蚊子的动静,可见只是咋呼。

       香樟铿铿的叶子仍在落,猫踏上去,如它们掉下来一般声息。猫开始爬树,一忽便粘上树干。它瞅我,我瞅它,萎黄的灯下,猫是一条垂直的蓝线。

       时候...

《180527》

       今天重读了一遍《棋王》,把《树王》也接着读了,我非常喜欢!

       也说不好,一部分原因大概是很喜欢读这样的语言……《棋王》最后的高潮一弈,人群鸦集在棋场外面那会子,画面感实在太强了:王一生瘦身躯定在圆心,圆边沿都是面孔,落不下的土,飘摇的风,不沉滞,但是很有版画儿样的稳重,单色,也不讲细腻灰度,只是大刀阔斧。这个图画很快地就投射下来,人群的闷雷一样的声音随之便沉到耳际,又有些莫名地,会听到那个之前描写里给拖去街角的傻子——歌声袅袅绕...

《晨钟》

       四点钟被扰醒,蚊帐困住的一只蚊子,早些不知道做了什么去。摸了摸后腰,一个包,并孤零零的一条脊椎骨。

       即使只睁得开一只眼睛,也情不自禁地做起了的手机阅读,使人感叹造物的造物的造物的魔力。电子屏亮得太过幽幽,我打开夜灯,暖光席卷而至。

       不及考虑的身份,屏幕上残留的水烟,陌生人在这样一个意料外的时间里精准地抚痛我。哎,我眼泪冒出。...


青空

《Journey's End》

       女孩的音色温温,相谈过后,她向我总结惊讶之处。

       我没有想到,我从不和别人提起。女孩说,我第一次和人说这些。

       又一次地,一绺头发从她的耳后掉出来,那么有弹性,那么富于生命。我不由自主地别了别自己的头发。

       啊真的吗,我望着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我的眼球被...

颗粒猫结块猫浪花猫

曲线救国绕下七拐十八弯,终于整出了一个小画~(*´ᗜ`*)
五月,大白兔不停在融化
妹妹生日又是立夏🎂

黄河入海

啊五月,气压已经超低,梅雨季的先声——
心情不佳…
那么(么脸地)把这个里里外外做了好久的图发出来!姑且召唤一下穿裙子的美好心情!
是阿龟和巧熊^q^

今天才看到新社家的新成员终于来到了…哇粉红色眼窝的新生命💕

《180423》

       这学期现代文学课下就得赶着去值班,我已经习惯安排那个时间嚼课本。西南两面尽是窗的办公室位在八楼,窗帘不知所踪半年有余了,于是在我坐定的时候,西晒总是已满盛了一屋。

       新学期开了当代文学,推进了小三十年下来。课本相关选文已是和缓,却仍实在干瘪,那些语言从来没有真的神采,心中别的不说,难免悒悒。所以我最后总要把书页往后边一掀,就着日暮的光去看到《受戒》——意思是缓一缓。...


很大的月牙,好像假的…

《180418》

       今天有点莫名其妙。

1.尴尬记述

       我的脑子不太灵光,本来就作不了一些复杂的通路,还要随机冒出断点。有时指不定哪两个关节间就给插了一片“塑料”,它又小又轻薄、有弹性,能发出亮晶晶镭射光芒——还绝缘。

       每每就把我绝成了一个杵。

       今天读一篇加缪的演讲,看到这样的...

《180414》

       恶心感新鲜现做,恐惧同时侵占四肢百骸。
       我总避免冲动发言,我通常在这里选择侧躺,我不说。也许地,我等着液体倾倒而归往平静,我等着在回忆里舔舐而至于重逢。
       可今天我想记住这种现时感觉,就今天,我决定占下一个格,给强烈的拒斥,给坚决的不容忍。
       今天老师告给我,“大言”自不要...

       🎶给妹妹的生贺图,礼物送了一个帽,所以画了一个帽帽小姑娘,本意是画个她,但是事到如今只有脸上的痣比较像
       自己也买了一顶,一样的穿戴物品就又多一件xd
       她不知道她老姐有这个老夫特,所以我就先发也无所谓了…哈哈,总觉得跟她在一起的我,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个老夫特,还叫什么荒诞的指头。
       有时间就会唱歌了,唱大河向东流,唱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其实只因我俩听单极端不重合,兴之所至就只能唱这些xd
       也算是存档吧!这个周末就会送出去,她的生日在五月,但五月我可能不会回去。

       顺便一说,“jǐ jí”是妹妹对我的称呼!跟姑姑小时候叫我爸爸为“dǒ dó”类似…好像完全是因为傻!(逃
       但是长这么大了一直还“沿用”着,也很有趣吧w

       为了看文征明手植的紫藤出的门,到了东北街,吓,心可灰,队已经几弯儿绕,只得顿足顿足,再徘徊徘徊。好在最后也遇到别株美丽紫藤,真高兴天气好,蓝色紫色是绝佳曼妙。
       p2是法桐,看得出来吗?苏州法桐好可怜,树冠尽无,只能扎小鬏,春天里,它们有那么点儿委屈巴巴,但是是兴冲冲的委屈巴巴。
       p3是北塔报恩寺里的水缸,法桐的种子落在里面。
       因为我非常喜欢法桐,我还很想念法桐,所以我处处留意法桐。
       于是当在这个长着巨大香樟和抹茶粉一样青苔的庙里,沿了河边走过来、柳絮粘了一裤子都还安然无恙的我突然打起了喷嚏——阿秋阿秋——像是在呼秋的时候,我有点儿明白过来了。四处张望,果然看到一棵无辜飞毛的法桐,我看它在蓝色的天幕上摇动,给吹得又是兴冲冲。风真大呀,环塔的檐铃也响得乱七八糟,我真想尖叫。
       这一棵的样子是在上一条lofter里,它的飞毛恰像一个月影,且背景里有无数正在奔袭。
       后面几张都是园子,留园儿,lingering garden,好不好玩?园子里自然有非常多花草木植,但是最要提的是几棵大银杏。并没有拍出——因为拍不出,那可是大银杏呀,没有那么容易拍出!
       我偷偷地抱了抱年纪最大的那棵,它的树皮很干燥,树干上端却还长蕨草。
       银杏叶的新绿是很完美的,和枫树叶一道儿,都是我的嬬恋绿,后者还要更兑水,很清透,顺着风摆头能穿过它们看出更远些的楼阁影子。
       我喜欢园子,等夏天吧,等人少些,我再钻园子,园子不只是雅趣,园子很热闹,很活泼!留园有一个小阁就叫“活泼泼地”,英文“Huo Po Po Di”,好玩,读起来那么弹跳,我看着好惊喜。
       

江南无所有

学校的荒地

窗子和猫喝水

在黃昏桃花變成了藍色,還有一點點月牙的影子

不是說,我會怎麼樣,我好可憐,我孤零零的一個人
這讓人害怕,我很害怕,可這個沒關係
我更多是不希望他們死掉
非常非常不願意,不想要,絕對不想要他們死
為什麼要發生這種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折磨被發明
那麼好的人,認真地活著,他們一起那麼愛一個小孩子
用所有的力量,發出所有的溫柔
那麼好為什麼要衰老呢,我想把我的歲數分給他們,我想讓他們繼續生活,存在地久一點
他們什麼都不要明白,就那樣普普通通地活著,住在家裡面,出門買菜,打開冰箱門,或者看電視機
我想讓他們永永遠遠有開心的時刻
健健康康的,坐在一起,或者在彼此身邊走動
怎麼樣都可以,我喜歡他們
我好愛他們,我好想躺在那裡
我覺得,我可以死掉
我只想要他們在那,是不是也不能
我...

《没有歌》

       五点三十四分,我终于把手臂越过驹的脑袋去摸到手机,说是“终于”,却也许没有那么久,我还在心悸。我被梦惊醒了,在“终于”里,它把我整个碾过一遍。

       我是在忍无可忍中爆发的(虽然事后,诸如现在,我已经在想为什么竟然已经忍无可忍了)——我梦到爸爸,十分有力气,架住我捺住我,阻止我继续解释。而在那之前,从未得到相信已经是对那些话语最好的蔑视,我被强迫,我挣动,我已经恼极,我最后用全身的力气想要甩开爸爸,我把双脚重重地跺到地上。...


《180219》

       今天憋了很大的屈,好久没体会那种要被气哭的感觉啦……久违地再次被打败,肝火轰轰往脑袋蹿,才发觉自己其实一点进步也没有。
       那一瞬间真是觉得“啊要疯了要疯了要疯了要疯了”,生气伤己,可发火是要伤别人的,很多愤怒在掐进手心的那一刻就只该握住。
       当时我特别特别想我的妈妈,我好想她在我身边。
      ...

这里冬天的风只是填充所有空洞,又沉默又细致

下雪天!

《180122》

       前两天嗦鸭血粉丝的时候,黄老师给我重复了“一对看似要一去十万八才能到达的感情其实一拨也就反了”的道理,我领略了两口汤间隙的那一会子,觉得确实,自己总没懂“顺其自然”,很消极,对很多东西不是真接纳,倒拿自责作救助自己的方子,一直在温吞吞的反复中颠沛而不得法。

       恁娘咧,我干脆袖起手来原地化个桩得了——热气又把眼镜给蒙成一片白,我心想,辣油是不是得再一勺。...


公体楼

寒、寒冷的天气带来了这样子的干净暮色

是十一月份

什么嘛,一个龟

《有猫在》

      整个十月十一月过得不大怎么样,遇见不少的事,心里拧巴着个劲儿。荒诞的指头是个用来作一些记录的地方——夜半如是唤来自己一直存着的要在这说说那些事的心眼,觉得挺发怔。

      只是想想也就不了,我已经放得挺轻松,原因里有像八音盒上顶着的水晶球那么大的篇幅是给别人的排解与担负占去,这成了我天大的幸福,能让我法令纹笑出来挤上颧骨——我现在平平和和,即使有些东西没能了也不可抹消,我也想姑且放在那给它们免一遭晃荡。不是想逃避,我累了,我是还有点舍不得。

  ...

^皿^终于再次出现了存档龟!(所以呢

╰(*´︶`*)╯可以

你好打个打呼啦!

熔岩候车大厅,梳齿河畔灯,还有一小块三色杯桌垫。
我又要感冒了,我今天画了画,我的眼袋酸酸苦苦。
冬天为什么还不过去?怎么还有好久呀?

《171202》

       晚上去看了«寻梦环游记»,通宵后的白天里只断断续续盹到十分钟,看完的时候陷在影院座椅里,哭得快睡着。

       很难过啊,看到最后美好的结局也还是无法停止难过,因为一直在想着电影里最残酷的可能——Coco就那样昏沉着死去,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记得埃克托,他完全消失了——却是真正生活里面的死亡样貌,是再正常不过的。我们要心碎了的连亡灵都幻灭成霎时流光的场景,恰恰是死亡的常态,还是已然添了浪漫的一种。...


红黄绿,红和黄绿~食欲佳^^

《亚克力月亮》

       九月十六,爷爷过七十寿,桌菜吃到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打开蛋糕盒,点了蜡烛,唱起生日歌。我瞥着弟弟的黑油油刘海儿和下边朝我望的一对乌溜眼珠子,就自己哗拉拉先唱了半句,后来就看见他果然跟了过来,拍着自己的手,童音拙稚而悦耳。

       然后我突然看见爷爷也鼓起掌来,眼睛直看着我身边那个跟他没什么亲缘的小男孩,整个人笑开了。是一个不令人陌生的爷爷的笑容,但是太真了,过于纯粹,我看得一包眼泪几乎掉下来。多久没看到这种笑容了呀?爷爷真喜欢小孩子,我...

我喜欢荒诞的指头。这是我一个人的。我喜欢它,这是我的隐秘地,我不希望它泄露了。只是某种意义上它也和我不能完全对应,有些我是狭窄的。但我究竟还有着它,我还能来呜噜呜噜,我下很大决心,我觉得这是我的地方最后的地方我可以来呜噜。
我好难过啊,我好难过啊,我想砸东西。很多庸俗情感盖过来了,我本来以为一切不同,我错失,我不会有。可它们来了,它们还是来了,它们现在来了,而且我一点也想不通,我被它们弄完蛋了。我好恨啊,我好难过啊。脆弱自恋狂,渐渐自恋都不敢,比如照镜子我不要多看,我会被自己的丑打垮,我越有还觉得自己不错的想法在我恶心自己的时候它们就越会成为忍受度崩毁的助推。我为什么不接受自己真实的样子呀你去接...

P1,漂亮的雨珠链子,可是那天超冷
P2,一个像是从上面往下拍的从下面往上拍的云图,我看净是乱七八九十糟的旧棉絮

有猫子有猫子有狗子

《夏日终点》

      我感觉太凉冰冰了,下面的都不太好。我不喜欢夏日终点。

1、

      我想着“谦虚”是为了什么。

      也许只是很简单的使动,是非常非常不希望被说自负的结果。我已经不愿意再去追根溯源了,那对我毫无助益,现实总归是我成了一个万分惧怕那类形容的人。不过实际上我觉得“谦虚”有时反倒更加令人讨厌,它是一种半拉拉的说谎是不是?不怎么真心,被选择的原因只是这样做得到的满足感比认识到我的所有物终于来到了一...

今儿个和室友偷偷摸摸去搞的桂花^q^
江南八月,天生地是长在了漉漉云里边,夜里露水气中和了桂花要命的暖香,室友说,另一种冲人呢,我感冒闻不太到,有点儿可惜,不过心里想见该是幸福的一种冲。
胡萝卜色的桂花,热热闹闹缀了满树,俩粗疏北人第一回见,即刻大薅特薅。
是都笑嘻嘻搓着手准备做次桂花蜜的,糖藕,糕团,一勺浇上去就得美得可以,有时候特别理解吃甜的意思,甜味是最好的,这儿又那么甜,为什么不吃甜?

我开学可真忙得像个被推上山巅又骨碌碌滚下来的大龟壳呀(?),外边不为所动,里面七荤八素。不过遇见了比想象中多一点的好的人,也尝试了一些新东西。
希望桂花蜜可以做成,希望我们能分享它。

哇真正的月亮掉到浓汤里面一样的夜色

感觉好些了^^!
………………………………………………………………
……ᕙ(⇀‸↼‵‵)ᕗ!!!!

ps:想要拥有列侬同款来自雨林的帕克来福踢!

© 荒诞的指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