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指头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
永远夏天,永远孤独
水果永远熟透,阿洛伊修斯永远好脾气」
谢谢您的阅览
希望不会带来太多不适…
 

熔岩候车大厅,梳齿河畔灯,还有一小块三色杯桌垫。
我又要感冒了,我今天画了画,我的眼袋酸酸苦苦。
冬天为什么还不过去?怎么还有好久呀?

评论(2)
热度(2)
© 荒诞的指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