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指头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
永远夏天,永远孤独
水果永远熟透,阿洛伊修斯永远好脾气」
谢谢您的阅览
希望不会带来太多不适…
 

《180219》

       今天憋了很大的屈,好久没体会那种要被气哭的感觉啦……久违地再次被打败,肝火轰轰往脑袋蹿,才发觉自己其实一点进步也没有。
       那一瞬间真是觉得“啊要疯了要疯了要疯了要疯了”,生气伤己,可发火是要伤别人的,很多愤怒在掐进手心的那一刻就只该握住。
       当时我特别特别想我的妈妈,我好想她在我身边。
       不是想让妈妈净是顺着我,首先去支持我,只是觉得在妈妈面前不必想哭不敢哭,不用忍不用瞒,妈妈会听取我,妈妈也会骂我。
       我今天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圆圆的烟花,它们亮出来的时候像迅速张开的手掌,地平线处,手掌在笑,有点发憨似的,然后笑容屈服于重力,以落下的姿态熄灭了。
       很快都远了,但离妈妈更近了点,安心引发疲倦感,我回家了,我好松弛。
       

评论(2)
© 荒诞的指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