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指头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
永远夏天,永远孤独
水果永远熟透,阿洛伊修斯永远好脾气」
谢谢您的阅览
希望不会带来太多不适…
 

       为了看文征明手植的紫藤出的门,到了东北街,吓,心可灰,队已经几弯儿绕,只得顿足顿足,再徘徊徘徊。好在最后也遇到别株美丽紫藤,真高兴天气好,蓝色紫色是绝佳曼妙。
       p2是法桐,看得出来吗?苏州法桐好可怜,树冠尽无,只能扎小鬏,春天里,它们有那么点儿委屈巴巴,但是是兴冲冲的委屈巴巴。
       p3是北塔报恩寺里的水缸,法桐的种子落在里面。
       因为我非常喜欢法桐,我还很想念法桐,所以我处处留意法桐。
       于是当在这个长着巨大香樟和抹茶粉一样青苔的庙里,沿了河边走过来、柳絮粘了一裤子都还安然无恙的我突然打起了喷嚏——阿秋阿秋——像是在呼秋的时候,我有点儿明白过来了。四处张望,果然看到一棵无辜飞毛的法桐,我看它在蓝色的天幕上摇动,给吹得又是兴冲冲。风真大呀,环塔的檐铃也响得乱七八糟,我真想尖叫。
       这一棵的样子是在上一条lofter里,它的飞毛恰像一个月影,且背景里有无数正在奔袭。
       后面几张都是园子,留园儿,lingering garden,好不好玩?园子里自然有非常多花草木植,但是最要提的是几棵大银杏。并没有拍出——因为拍不出,那可是大银杏呀,没有那么容易拍出!
       我偷偷地抱了抱年纪最大的那棵,它的树皮很干燥,树干上端却还长蕨草。
       银杏叶的新绿是很完美的,和枫树叶一道儿,都是我的嬬恋绿,后者还要更兑水,很清透,顺着风摆头能穿过它们看出更远些的楼阁影子。
       我喜欢园子,等夏天吧,等人少些,我再钻园子,园子不只是雅趣,园子很热闹,很活泼!留园有一个小阁就叫“活泼泼地”,英文“Huo Po Po Di”,好玩,读起来那么弹跳,我看着好惊喜。
       

评论(2)
热度(2)
© 荒诞的指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