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指头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
永远夏天,永远孤独
水果永远熟透,阿洛伊修斯永远好脾气」
谢谢您的阅览
希望不会带来太多不适…
 

《Journey's End》

       女孩的音色温温,相谈过后,她向我总结惊讶之处。

       我没有想到,我从不和别人提起。女孩说,我第一次和人说这些。

       又一次地,一绺头发从她的耳后掉出来,那么有弹性,那么富于生命。我不由自主地别了别自己的头发。

       啊真的吗,我望着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我的眼球被眼眶切割了,她能看到一个鱼的身体一样的眼睛吗,她能看见那些鳞片吗?

       鳞片上辉映着一些树,我记得有的时候,会在一月,会在每一个枝梢,它们的芽是褐粉色,甜到出格。

       “我今天感到很充实……”她看起来非常害羞,非常真诚。

       太好了,太好了。我闭上眼,甜美的芽熄灭了,月亮熄灭了,数九的寒冬也熄灭了。

评论
热度(3)
© 荒诞的指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