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指头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
永远夏天,永远孤独
水果永远熟透,阿洛伊修斯永远好脾气」
谢谢您的阅览
希望不会带来太多不适…
 

《石钟乳之夜》

       湖区卑湿,夜来露重,海洋生物游走树林草稞之间,苦不堪言。

       夏蚊成雷,有声必有势,追阿龟追成团团小旋风。蝙蝠深深浅浅跌着飞,却不是下来吃蚊子的动静,可见只是咋呼。

       香樟铿铿的叶子仍在落,猫踏上去,如它们掉下来一般声息。猫开始爬树,一忽便粘上树干。它瞅我,我瞅它,萎黄的灯下,猫是一条垂直的蓝线。

       时候到了,广玉兰的枝杈栖上白鸟,绣球花沉沉垂到地上,石榴树一头怒发。

       阿龟离开植物。腾挪到车库,一匹匹自行车,整齐地斜着龙头。阿龟找到自己的车,和猫一样蓝的良驹,披了一身驯顺的灰尘。很意思地擦了八下坐上去,阿龟与陆上哺乳动物偎在一起,温馨,和乐。

       雷声不多久便响进车库,破坏融融景象。又见渗漏的水泡开了墙皮,天长日久,积出重重瘪三似的石钟乳。

       鸟开始叫。截至现时,累累石钟乳在上,阿龟发誓自己足肢四条,统共只鼓出一个红包。海龟的日子虽然狼狈,本事却总有一些,至少学人抖对了羊角风。我的天,又提到了羊,这是第几个?

       第几个?无论白天或黑夜,阿龟总与动物在一起。而动物所不知道的一切,阿龟认为都可以不要过问。

评论
© 荒诞的指头/Powered by LOFTER